目前日期文章:200709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內有小地雷)

                23點才從戲院走出來,工作人員已經在催趕我散場了,戲場只剩下小貓兩三隻正看著大螢幕和聽著電影片尾曲。謝幕一升起我沒有馬上走,我腦中正浮現王芝佳叫易先生快走時候的臉,與易先生坐在王芝佳的床上哭泣撫摸著床單的表情。回來再看了珮君學姊的小論文,我想更加深我對整部劇情結構的完整性。


               
我無法想像如果是我該如在那樣的時代背景下生存下去。為了國家還是為了自己?這個問題變成天秤的兩端,而且永遠都不會平衡。誠如學姊說每位角色的人性已無關黑白,雖戲中的老吳是為特務,但我卻討厭他將人命視為無物,但他沒有對錯,因為他活在一個講愛國與忠誠的年代。


               
而王芝佳的角色,一邊是自己愛上的易先生,一邊是她的同伴與國家。如果為了自己不小心愛上的人,那麼多年的策劃與臥底將功虧一簣。想呀想的這麼沉重的角色,連自己心也沉了。


               
易先生話很少,但他表現出的神情,讓我感覺他背後是背著一股沉重的壓力與害怕生存著。唯一出現在他面前又愛上的女子,在一次將面臨刺殺的生死大關前救了易先生,如今卻得親手簽名送她去行刑的那種痛。連由那位唐先生飾演的張副官也在簽呈時問易先生,真的要那麼做嗎(讓王芝佳受處決)?這也是顯現出人性那點善良的地方。

Darry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說到玩到「一條龍」真的挺累的,但因為很開心和久未見面的朋友的聚會,上次相別也是半年多之前了,隨著每個離開學校踏入社會之際,可以完全到齊已經越來越難,所以就打起精神。

             22號那天,早上五點我醒在台灣青年旅舍的床鋪上。枕頭又高又硬讓我睡的不安穩,右邊D床鋪和上面G床舖的日本人室友不知凌晨幾點回來,已經在床上呼呼大睡。從台南上來,趕去考試院參加高考的學長,和我打過招呼之後也已早早出門,跟我聊了最多話的人就是這位學長吧。另外一位睡在我左邊的台灣背包客,他什麼時候走的我也不知道。房間內的小客桌,散落著男生們的衣服,桌上擺著英文簡介的台北地圖,我想這是這房間裡有人住很久了的證明。從K-Mall 13樓看出去,台北的天空已經亮了,我面對的是南陽街,在望過去老舊黃瓷磚色大樓應該是臺大醫院。起身後輕悄悄的走出房間,恰巧遇到一位高大的外國人,應該是隔壁八人房的室友,我們共用一間4到5坪大小又隔成3間衛浴的廁所。外國人:「oh no no no!」(外國人心裡的OS: you first)。我跟他剛好都要抽放在廁所外的滾筒衛生指,我伸出手臂禮讓他先,因為他的臉和手正沾滿了水。

             在此長住的背包客和像我一樣短暫停留的人,在這小小的樓層的小小邂逅。省下到大飯店的錢,在此體驗年輕人自助旅行的生活。然後因為大家各不認識,更多了一分自助交友、文化交流的意義。能因此遇到同好,分享彼此經驗肯定是很棒的事。但也許部分台灣人還是屬於害羞開口少講話的,我想外國的遊客看到我們也是心同此理,只要有一方先問候很快就能打開話匣子。我跟我的日本人室友也是用了幾句不流利的英文互相溝通對話。那天晚上我回宿舍前也想了幾句日文要對付他,只是他很晚才回來。

             拎著我的背包走到館前路的怡客咖啡,我點上我曾經最愛的早餐和飲料,一樣是一個人坐在角落,不過我少了一台筆電來打發時間,客人進進出出,我也快坐不住了想要離開。也許就是這麼巧,巧到我註定會遇到等一下要出現的人。熟悉的身材,不,似乎瘦了一點,我們兩個有點默契的凝望了幾秒,她放下了袋子後,「妳是李康嗎?我是郭老師也....」哈哈,真是好久不見了。這位李康,有足夠凝聚力結合北區多所大學轉學生聯誼會跨校際活動的大人物,我們就是這樣結識的。她說來這裡是要家教上課,跟學生約好了時間,不過卻是我跟李康聊了一個小時後學生才來。真是free style,這個家教老師跟學生也是在「魔獸世界」認識的。最恐怖的巧合,李康說她這兩天腦子一直想去唱歌,怎麼也沒想到今天會遇到我,而且我早已訂位下午兩點好樂迪包廂了,既然見了面就一起歡樂囉,哇哈哈!!

             中午的聚會,大家是社團的夥伴,私底下也是好朋友。像班長的我帶頭一一詢問每個人的近況,熱鬧哄哄的,我講著我在成功嶺發生的趣事,大家聽的面紅耳赤笑呵呵。一直到唱歌結束,有人不罷休的說晚上續攤喝酒吃宵夜,同時可以欣賞到中東肚皮舞表演,是家很酷的店,果然預料之中。我答應了,只不過我得先去「運動」一下。

             從來沒有溜過直排輪,也沒嘗試過冰上溜冰。「你那麼敢喔!!」,這是我跟同學說我要去小巨蛋冰宮溜冰後的反應。不知道哪裡來的傻勁,又是日劇影響嗎!?應該不錯玩吧,摔了就算了。其實根本沒我想像中容易嘛,換好整副裝備才踩到冰上,我就感覺腳下的動摩擦力,太小太小了啦,站都站不穩的一直扶著圍牆勉強前進。用微笑掩蓋我的丟臉,小朋友一個個比一個在行,有看似初學者都已經慢慢的繞了周圍兩百公尺好幾圈,有著比賽服裝的女孩在練習著優美姿勢,有行家正在冰上跳躍旋轉,也有蜘蛛人在努力滑行都我們這些人笑。「你就溜出去呀,要跌倒才學的會啦」,只是我更怕的是我滑倒還爬不起來,雖然說跌倒可以學如何站起來。溜冰場上也是有像我這樣的初學者,尤其兩個人在同一條直線扶著同一條牆壁練習而相遇的時候,真不知道該誰讓誰了?因為我們還沒學會轉彎。「對不起」我苦笑看著我前面的女孩說,哇哈哈!!!

Darry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今天獨身來到台北流浪
住的地方很特別,叫做台灣青年旅舍-台北群賢樓YH
我現在正在免費上網呢
為什麼特別?
除了收費便宜之外,八人住的床鋪只要NT 350
還有很多從外國各地來到台北的青年朋友
像我的室友就有一位日本人,哈哈
可是他現在還在外面游蕩,還沒回家睡覺
等我回家在好好把照片放上來囉:))

Darry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 Sep 17 Mon 2007 01:11
  • 鄉民

只要有一群鄉民的存在,在台灣的某個角落就會集結出一股力量。
不管是在台北高雄,花蓮台中,綠島澎湖,甚至黑特版、表特版。

然而今天在高雄版也發「聲」囉。呼朋引伴,結群成黨的「糾團」也變成了一種流行,也許在更早之前。

還在當學生的時候,只要返鄉度假,想找個三五好友聚聚,對我來說突然變的好難。尤其交情深的朋友不多而且也不能每個都到齊,國小國中同學又失聯了。這樣的情況下「朋友版圖」像失去了平衡。
不只是我ㄧ個人這麼想,常有高雄版的鄉民有空就會揪團出去打球喝茶聊天,這些鄉民多半是年輕人,有的是大學生有的已經工作,大家在BBS上交換心得,隨時提供最新消息,在這樣的地盤混久了很快就變成所謂的「老人」了,而且說不定不小心成為版上人氣王。還是學生的我就有這種想法了,只是我回家的次數少的可憐啊,從沒成行過任何聚會。

我也喜歡飆高音喔,只是唱到戴愛玲「對的人」時候會破音。隨著星光幫的名氣,有統計說今年暑假上KTV尬歌的人數超多,喉嚨啞了也要唱。高雄版鄉民瀰漫一著股蠢蠢欲動的氣息,只要有人揪團,氣氛就會炒的火紅。哇哈哈哈,是的,結果終於在9/14開團成功,鄉民都很捧場像開同樂會一樣。

如果沒有挖掘怎麼會帶來發現。看過九把刀「等一個人咖啡」裡面主角阿拓的腳色後,我也希望有那麼一日我可以在高雄收集「朋友版圖」,結交各種不同的朋友,首先我應該試著善發像阿拓一樣的純真本質吧,呵。

Darry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從9月15日得知施珮君學姊要到高雄來宣傳她的書這個消息時,其實滿開心的,心裡想說不定有機會可以拿看完的五芒星的誘惑,請學姐幫我簽名,有時間的話還可以聊上幾句,然後拿我的相機來個紀念合照。哈哈,不過落空了。

據學姊描述的攤位會場在中央公園而已,對我這個高雄人而言沒理由找不到吧。於是在最可靠的時間,下午三點我到了中央公園,沿著五福路,中華路,民生路,中山路,我幾乎繞了公園一圈,除了看見滿山精神抖擻的愛國鄉親,滿天飛舞的旗幟,一輛接一輛的遊覽車,會場主持人高亢的聲音,竟然沒發現那個我最盼望的攤位。也許我是個大近視,在一次不死心,我在「掃」了民生路一遍還是沒學姊的蹤跡。哇嗚超失落的。

珮君學姊請原諒我吧。您晚上九點在農16的會場,我因為跟朋友有約也沒辦法趕上了,想必那邊又是更盛況空前。恩期待吧,希望下次有機會,有更棒的場合與攤位,然後我可以說「嗨(舉手),就是我啦-小學弟」哈哈。



小插曲:已經晚上11點半了,我看了一下留言板,猛然發現珮君學姊的大姐給我的留言。時間是下午3點41分。我想一定是當時,學姊特地且忽然地請大姐再上來部落格告訴我擺攤地點有更改的吧?怕我會找不到這樣。其實繞著中央公園走的同時我也在推想哪個位置比較適合擺攤呢。結果是中山民生路口不能擺攤。

Darry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結束了四百零三天的倒數,今天正式劃下句點。但是,我又放下了另一個沙漏的倒數。
即看似生命都是如此進行著...

跟大家踐別的時候,看見你們用笑容歡送我,我想那就夠了,即便有人嘴上在附上幾句道別的話。離開的時候,我的心裡是多麼平靜,比離開成功嶺還平靜,沒有特別誇張的高興,如果我有笑的話,那肯定是因為感到輕鬆而展現的笑容吧。

當初畢業前放棄了考研究所的決心,自己選擇一條多數男人必須經歷的道路。耳朵也曾經傳來種種看不起的聲音,對於我的身份也好,我下的決定也好,我不願意去在意與解釋,我知道那是無濟於事的。或是多做解釋的時候,還會被認為我的態度很差(請參考「內有惡犬」一文)。然後我知道該去聆聽很多聲音,接受很多意見。

「這段期間應該學到很多吧」某人對我說。這種冠冕堂皇的話我怎麼也說不出口,聽起來像是誰誰誰要升遷之前所對他發表歡送的言論,我也只能口是心非的點頭。真的能學到多少東西呀?這在我心裡當然是很現實的問題,但如果說,從這個行政單位形成的社會,從我觀察了、也看了這樣多的人事物也能算是學習的話,那也姑且算是吧。這段「經歷」說起來也增添給我比較不一樣的知識。和大哥大姐的相處中承蒙照顧,也接受了不少招待,有時候也會跟我分享「過來人」的經驗。真樣善意的對待感謝你們了。

比起那些要整裝備出操,忍受委屈和心機的常備役弟兄,我真的自由多了,802醫院的志工阿姨說:「這是你上輩子修來的福氣。」我看我在這還是低調,不然恐怕引起修修特弟兄的反彈,跑來吐我口水。

whatever 

Darry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