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看了學校中文系到澄清湖的迎新宿營照片,

真懷念的地方-澄清湖畔。

不是懷念那裡的湖水清澈、枝柳倒影之美。

而是懷念,

 

小六的我在那裡受了「重傷」被扛著送醫院....

害我六年級最後一次烤肉露營活動的記憶從那天一早就此抹去。

什麼都沒玩到,就這樣回家靜養,心裡X的要死。

 

 

該死的體訓場的滑降設備!!(就像流籠可以滑到對岸)

我好好的在後面排隊,

當滑降開始,滑輪機構牽扯麻繩快速向前拉去,

一陣驚嚇!!

怎麼會有條麻繩從我脖子繞了過去?

脖子突然就像黏住麻繩無法分開,

我除了身體自然的向後反作用力撐住繩子向前的拉力,

還聽見該死的麻繩摩擦的聲音和燒焦的味道。

 

烤雞脖子 !

都焦了.....!

感覺下一秒就要上演絕命終結站的劇情......

 

 

 

後來我怎麼被救走?

好在上面站著一位男老師聽間我的哀嚎後,

趕緊把繩子從我脖子上彈走。

疤痕呢?

以前仍可見,

現在應該被長出來的脂肪給蓋過去了吧!

ㄟ(‵□′)ㄏ

 

後來我被計程車送回家

一連過了好幾天上學,我的脖子都圍上一圈紗布。

 

 

 

 

後記

學校大隊接力賽,發生班上男生不夠,

因為剩下都是跑不快的...

原來小時後就知道熱血,就舉手跟老師爭取上場爲班級爭光的機會  

當時脖子上的一圈紗布還差點脫落呢 (笑)

跑完接棒後,女同學跑過來說:「你剛剛腳怎麼跨那麼大步呀,好醜喔!」 orz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arryL 的頭像
DarryL

Boys be ambitious

Darry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