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http://blog.pixnet.net/surot/trackback/1176542
[作者]筆名 修洛特
[出版日期] NEVER

「聽說有轉學生要轉進來了耶。」
  「不知道是男生還是女生!」
  「哈,當然希望是個可愛的女孩子啊。」
  這裡是百靈高中二年九班,熟悉的粉筆味,課桌椅味,以及體育課過後臭男生的汗臭味交雜,自然組的班級特有的那種氣氛,男生遠多過於女生,於是下課後充斥著的聲音,全是關於某某班的女孩子可不可愛,四十七人中只有六人是女孩子,也難怪會演變成這個樣子了。
  那個夏天的午後,有個轉學生即將轉進我們的班級,班上的男生都很興奮,猜測著是不是漂亮的女孩,我們六個女生,也私下偷偷地討論,希望是高大帥氣的男生。
  不過現實總是殘酷,當下節課鐘聲響起,我把國文課本從書包裡拿出來的時候,老師帶進來的男生,長得並不怎麼樣,還顯得有點蒼老,讓班上男生女生都很失望。
  國文老師是個很溫和的中年女人,平常面無表情,但是很關心學生,她拉著那個男生走到講台上,開口說:「我們班上今天多出了一個新的同學,他的名字叫做林彰慶,大家鼓掌歡迎他。」
  等到掌聲漸息,老師要他自我介紹:「大家好,我是愛里斯.菲爾,很久沒有回到校園,掙扎了很久,終於決定要回來唸書,希望未來可以跟大家相處的很好,其他的話我也不太會說,那麼,就這樣。」
  愛里斯.菲爾,那是我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班上的同學同聲笑了起來,林彰慶怎麼看也不像外國人,居然在自我介紹時弄了個外國名字,而且發音還古怪得令人受不了。
  可是我從他那成熟的臉上看不出玩笑的意味,雖然他的確帶著淡淡的笑意,不過我更傾向於……那是一種幸福的笑容,該死,一個應該出現在七老八十老人家臉上的表情居然掛在我未來同學的臉上,沒有比這還要不協調的了。
  老師將林彰慶指派到我旁邊的座位上,我偷偷地看他,其實他也看起來不臭老,現在這個時代東方人的年紀都很難看的出來,班上男生有些人還是娃娃臉,但有些人走出去還被人誤認為是中年人。
  他發現我在偷看他了,我漲紅了臉,努力的把百褶裙拉攏整齊,不知道為甚麼他那個溫和的眼神注視下,我彷彿像是沒有穿衣服一樣,那麼的具有穿透力,讓我渾身都不自在。
  我想著,班上這麼多人在注意他,為甚麼他偏偏要轉頭過來看我?

  距離林彰慶轉到班上來已經過了一個多月了,他也跟班上同學混熟,尤其坐在他身邊的我,而我們班上六仙女聚在一起指著某人帶來學校的帥哥剪報時,他有時候也會露出很詭異的笑容。
  有一次我忍不住問他,為甚麼笑得這麼怪,他說:「那些帥哥很帥啊,不過我認識好幾個更帥的男生,可惜不能把他們介紹給妳們。」
  我似乎聽到他在講完後,以低的難以聽見的聲音這麼說:「……那個光彩奪目的英傑,已經不在了……」
  基本上我一點都不相信他的鬼話,就算他真的是ABC好了,他能認識比金城武、休傑克曼更帥氣的男生嗎?而且還一次好幾個?騙人!
  而且他的身世早就被人套出來了,他爸爸媽媽是附近市場賣魚的老闆,根本不是在外國長大的男生,還自以為是的用外國名字,後來我們女孩子知道以後一致通過,這個男生根本是無聊的傢伙,以為這樣就會比較帥!
  不過是不是外國人根本不重要,留在台灣的外國人除了傳教士以外,有一半都是亂七八糟的可怕人物,聽說都把台灣女生當作玩物,我才不要跟這種人有深刻接觸。
  而林彰慶這個人也怪,平常上課很認真,比任何人都認真,聽說有男生跟他說段考又還沒到,不必這麼努力,他卻說他以前曾經無法讀書,現在有辦法回來學校,讓他很珍惜這個機會。
  於是,一個關於幫派、殺人、毒品與搶劫的故事,繪聲繪影的在我們班上流傳著,版本越來越誇張,甚至還有人說林彰慶轉學的原因就是因為被抓到少年法庭後,在原本的學校呆不下去,所以才不得已轉學過來的。
  這個傳說跟著有一次體育課前因為時間來不及,男生們在教室裡頭換衣服而達到最高潮,那時我正在旁邊,親眼見到林彰慶脫下上衣,然後,心跳停止。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勻稱的肌肉,胸肌、腹肌、背肌、二頭肌、三頭肌,不是很大像健美先生的那種,而是很漂亮很結實的肌肉,然後,就是在美麗的肌肉上醜陋的爬行著的傷痕。
  一道又一道縱橫交錯的刀痕、像是燒傷的痕跡,或大或小,或多或少,有些已經淡到快要消失,有些卻宛若剛剛癒合一般,這些傷痕佈滿了他身上每一吋的皮膚,我嚇得目瞪口呆,才發現原來連他的臉上有幾道很淡的傷痕。
  整間教室變得安靜異常,不知道林彰慶是否發覺這個情況,但他彷彿什麼也沒察覺到一般,緩慢而專心的將運動服穿上,慢慢的走出教室。
  然後,教室中發出轟天巨響,那是大家激動著互相吵鬧的聲音,而我還在發呆,直到我的馬尾被拉了一下,是美薇,她拉了我一下,把我拉回這個世界來。
  「銀銀,妳看到沒、妳看到沒!他一定是黑道的!一定是!」
  我沒好氣的說:「有傷痕就一定是黑道的嗎?說不定他是傭兵或是超人,也許他只是個受虐兒童。」
  其實我心裡有點害怕,但是講到這裡我就不禁開始懷疑,難不成他真的是受虐兒,所以身上才會有這麼多的傷?不然就算是流氓,也不可能傷成這樣啊,難道不要命了嗎?
  美薇不以為然的說:「所以說妳沒見識,那些是刀傷耶,刀傷可不是藤條痕跡或是鞭痕,我哥哥之前被小混混砍傷,後來身上的傷痕就是像那樣,所以我說他一定是流氓沒有錯啦!」
  班上鬧哄哄的,幾乎每個人都認定了林彰慶就是一個流氓出身,大家都很害怕,甚至埋怨怎麼會有這樣的人在自己的班上,一定要自己的父母向學校抗議,向人本協會抗議。
  我實在很想打講這句話的男生一巴掌,張為政,一個家裏有錢的爛草莓,碰到問題就哭著找媽媽,做出壞事被抓到,就囂張著要找記者要找人本協會的爛人,弄得老師跟同學都很怕他,在我心裡他跟人本協會一樣爛!
  不過他說對了一件事,沒有人不怕林彰慶,誰知道這段時間以來一直很溫和,永遠掛著笑容的這個男生,會不會突然變成嗜血的野獸?
  大家都在怕,只是不敢講出來。

  所以,這一節體育課,沒人願意跟他同組打籃球。

  那時的我其實也很怕,但是仍忍不住偷偷地看他,因為我的腦中還在想著,說不定他真的只是小時候遭受虐待,所以才會滿身都是傷痕,其實根本不是壞人?
  天氣很熱,可是他還穿著長袖的運動服,幸好他只是靜靜的坐在樹下,所以沒有汗流浹背,現在想起來,才發覺為甚麼他總是穿著冬季的長袖制服,原來就是為了遮掩自己的傷。
  但是,既然他希望遮掩,今天又為甚麼大方的在教室裡頭換衣服?
  「因為我不認為它是種恥辱,只是怕嚇到你們。」
  突然響起的聲音讓我嚇了一跳,然後我才發現原來我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走到了他的身邊,聽見他對我說話,我索性坐了下來,抱著膝蓋盯著他看。
  即使這種時候,他的臉上還是掛著一種很幸福的笑容,然後,他說:「妳很了不起。」
  我的臉上一臉茫然,了不起?哪裡了不起了?
  「長得漂亮沒有什麼了不起的啊,只是讓自己身邊多了些蒼蠅罷了。」我露出厭惡的表情這麼說。
  林彰慶有些啼笑皆非:「我是說這個時候妳還敢接近我,這很了不起。」接著又補了一句:「跟妳的貌美如花,還是過度自信都沒有關系。」
  我覺得我的臉一定燒起來了,天啊,我怎麼會好像花癡一樣的在說自己漂亮?雖然再怎麼說我也是閃亮亮的小公主,可是他又不是小王子,我幹麼跟他說這個!
  「你管我!不要以為你傷多一點就很偉大!」看出他對自己的傷一點特別的感覺都沒有,所以我敢狠狠的嘲笑他。
  這時候吹起了一陣風,打得身邊的大樹響起樹葉摩擦的聲音,唏哩、唏哩……
  幾片葉子飄落下來,其中一片掉到我的鼻頭上,感覺有點癢癢的,讓我閉起眼睛來。
  一股很好聞的男性氣息突然出現,我張開眼睛,發現是林彰慶伸出他的手來拿走了黏在我鼻子上的落葉,真的很好聞,我從來不知道原來男生身上也可以有這麼好聞的味道。
  我想當時的我有點不知所措吧,他張開手掌,那片葉子就在他的掌心,平平的放在那裡,我發覺他的手好多繭,像是做了很多苦工那樣子。
  「我有一陣子很喜歡到處收集葉子,每種葉子都會發出不同的聲音,瘦長的葉子尖銳,扁平的葉子宏厚,每一片葉子都不一樣,都有他們自己的特色。」林彰慶笑道:「夏日午後,什麼也不用作,躺在樹蔭下跟葉子玩,很幸福呢。」
  跟葉子玩?怎麼玩?
  「你自閉嗎?為什麼跟葉子玩?」
  不過看見他把葉子放在嘴邊時,我的表情一定很傻,然後,他吹起了一條我從來沒聽過的曲子,好像微風一樣,那種輕柔的、飄揚的聲音輕輕的流過我的耳畔,很舒服,好寧靜的感覺。
  音樂在耳邊迴盪,那絕對跟寧靜扯不上關係,可是聽著眼前的男人的曲子,就覺得自己的身體好像被一個輕柔的網子托住,在清涼的樹蔭下輕輕的擺盪,身邊都是微風在吹,不停的吹,鼻端好像還可以聞到青草與泥土的清新氣味,那是很難描述的感覺,但是在那一刻,我就是這麼看到、聽到、撫摸到。
  當我張開眼睛,發覺球場上已經沒有人在打球了,全部的人都傻傻的看著我們這邊,林彰慶有點不好意思的把葉子放下,說:「有一陣子沒吹了,吹的不大好。」
  我才要臉紅呢,居然被大家發現我就坐在剛剛引起騷動的男生身邊,還一副很陶醉在聽音樂的樣子,真希望沒人把我的蠢樣拍下來,不然我就沒法作人了!
  「沒事,你吹得很好。我、我先走了。」
  看到我站起身,想要快步走開的樣子,林彰慶有點欲言又止,頓了一下才開口:「王銀銀,妳……最近最好不要一個人走。」
  「好、好,我知道,要去哪裡我會找人陪我一起去的。」那時的我,只是在敷衍著他。

  可是,從此以後我就變成了他的聽眾,只要有空閒的課,他就會躲到角落去拿起一片葉子,吹起那些我從來沒聽過的曲子,那些都是很神奇的,給人一種悠遠、有如置身中古世紀戰場荒墟之中感覺的音樂,不知道為了什麼,我好喜歡那種音樂,總是偷偷地躲在一邊偷聽。
  後來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我也會光明正大的坐在他的旁邊,指手畫腳的點歌,還幫每一首曲子都取了名字,他也很驚訝的說,我取的名字很符合原本寫曲子的人的心情。
  然後一次無意間的談話,他透露了這些曲子都有歌詞搭配,在我扭著他耳朵威脅下,他閉起眼睛輕輕的唱,一種我從來沒有聽過的語言,不是英語不是日語,更不是鴃舌的韓語,不是悅耳的法語,而是一種好像帶有魔力一般,會讓人深深陷入的語言。
  然後,我知道,我變成了他的歌迷。

  高中的日子過的很快,又是一個月過去,林彰慶當初引起的騷動也消失了,實際上他真的很好相處,有種不屬於我們這個年紀的成熟,班上同學有衝突,有不滿,他出來說了兩句話之後通常就能解決。
  如果有人難過、有人有難以解決的問題,他也會帶著淺淺的笑容,安慰、幫忙。
  所以他在班上的人緣也變好了。
  這對我來說是一件好事,不然常常跟在他旁邊吵著要聽歌的我,八成也會被當成可怕的異類對待,群體意識真是一種很詭弔而令人覺得可怕的東西,不過一直到了出社會,我們還是只能接受它。

  日子平靜而無聊,日復一日的考試,最大的娛樂就是聽同學們又喜歡上誰了的八卦。
  美薇三八的喜歡上學弟,整天在我耳邊說學弟彈吉他的樣子有多帥氣,甚至吉他社開演奏會的時候,還做了加油布條,拉了我跟著她去拉布條,在那之後我足足被笑了一個禮拜。
  雅君被學長熱烈追求,據說其實他們已經在一起了,只是不好意思承認。
  班上還有個男生跟我交情不錯,他叫做張智盛,之前他跟我說他喜歡上補習班認識的一個女校的女孩子,我還看過他們合照,的確很可愛,後來沒多久就聽說他追到了那個女生,這個討厭鬼還跟我炫耀了好幾次。
  可是接著就有點怪怪的了,他常常吃不下午餐,一天到晚都魂不守舍,心事重重,好幾次我叫他的名字都沒聽到,我心想,這可憐的男孩不會這麼快就失戀了吧?
  要是失戀就好了……
  我真的這麼覺得。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Darry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