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進入實驗室之後,就拿著學位申請的表格上系辦找韓姐討論與蓋章。

韓姐說服了何老師(暫代系主任)替我們主持口試一事並且在指導老師一欄上蓋代理印章。

 

我們四位在何老師的研究室內坐著談論目前狀況,

描述游老師目前病況與我們最近一日跟老游在論文討論上的進度。

結束後,我們分別回到系辦與流力實驗室找了凱翔在去何老師辦公室,

輕敲了門,只見貼在門上的便條紙寫著 「去系辦」。

 

 

何老師可能要我們去系辦一同處理口試申請的事吧。

 

 

 

我隻身先走到3樓中庭,聽見了學弟從1樓向我揮手說

「大家都到系辦去!」

回頭召集了凱翔之後,我就先開門進入系辦,

誰又知道我們將聽見一個噩號。

 

踏進辦公室時,

只見韓姐、洪姐、陳姐三人眼眶早已泛紅,擦拭掉不停的眼淚

跟多數人的直覺一個模樣,

我心裡噗通噗痛地跳著一股不安。

 

 

何老師站在門前,一臉沉重,

看著流力實驗室的大家都進到系辦後說,

「你們老師已經過世了!..........」

 

 

 

 

我摀著嘴,耳朵早也聽不清楚也記不住何老師講了什麼。

何老師帶我們到了隔壁會議室,我坐下後始注意聽著他說什麼。

後來,腦袋閃過一念頭,

 

 

一場無法舉行的謝師宴。

現場鴉雀無聲,

有的只是像拖著鐵鍊般沉重的呼吸聲。

 

 

我掩著面啜泣,身體再也不能自己地不停顫抖。

 

 

 

 

 

 

----------------------------------------------------------------

 

 

 

時間回到大前天(星期一)早上。

我們四位碩二學生,從學校拿了要給老師看的文件,

也到老師家商量論文與口試事宜。

 

因為親眼目睹老師的身體病痛,與行動不便,

對他更是百般不忍,還要掛心我們的論文,

只希望系上能找指派一位代理老師權責的人就好,

望他好好休養早日康復。

 

不敢叨擾很久,縱使翻開論文初稿,只有些微格式錯誤

因為相信老師已經沒太大力氣於我們的論文了。

趕快向老師道別後,我們即匆匆離開。

 

 

 

-----------------------------------------------------------------

 

星期三

 

 

時間晚上九點,我已經要走路去停車場。

接到LULU打來的一通電話,

電話那端說著師母打來告訴我們老師最新病況。

 

老師呼吸一直很喘,晚上又睡不好,所以又送急診室去了,

而且還一度病危,正在插管!

是免疫系統惡化了!

 

 

師母希望我們就先別去打擾老師了,

請系辦替我們找一位能主事的老師,

協助我們完成口試。

 

 

 

 

於是,

那天成了與老師見面的最後一天。

 

 

-------------------------------------

 

您的為人是多麼地正直,

在學校裡是多麼受到學子愛戴,

每心中懷念起您,

總是浮現著您的笑臉。

這樣夠了。

 

 

我很榮幸能夠成為您的學生,

到最後一刻還是惦記著對我們的研究的指導,

願此生我能牢牢記住您對我們說的每句話,能以您為榜樣。

 

 

即使您提早回到上帝的擁抱

但您永遠活在我們心中。

 

 

最敬愛的老師 dear professor YU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arryL 的頭像
DarryL

Boys be ambitious

Darry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