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中一人拿著機車大鎖,蠻橫的擋在倒下的機車前方

另一人握著被血染紅刀柄的西瓜刀,刀口還沾有血跡

其他三人則分別坐在摩拖車上,露出竊笑與不削的神情




我想我一定是瘋了,盡然一個箭步跨出了門口,「住手呀你們!」我大叫,

趕緊抱住小夏,「阿金先生,阿金先生....你還有意識嗎?我馬上幫你叫救護車....」

誰知道不停顫抖的雙腳與雙唇,我感受到有史以來最可怕的恐懼,讓我有可能

就此失去生命。



「小姐,快叫你們的赫先生出來喔!不然拎悲連妳都打」拿著西瓜刀的少年做勢

將揮手的動作,嚇的我只能尖叫,雙腳已經癱軟在地上。



「小棻你快進去報警呀!....呃.....你跑出來幹什麼,把小夏帶進去......」阿金勉強地

動了動他的手指




「幹拎娘咧,找系喔~」流氓在阿金屁股上補了一腳



「啊!不要呀!拜託你們不要打了,我們跟你沒仇,也沒報警,能不能拜託你們快離開」

「如果要金錢的話,這裡有一些,拜託老大們高抬貴手」我話還沒講完,一個巴掌

就從我臉上打了下來。雖然很痛,但我還是抱著小夏想緩緩站起。




「幹,賤女人」在電話裡面跟我嗆聲的事不是你



「ㄟ大仔~這個妹呀水咧,你打那麼用力我有點心疼」坐在摩托車上的三人開哇哈大笑。





「你們幹麻,別動手,有話好說阿!」頭目組長和薰姐跑了過來


「ㄟ大仔,我們沒打過人,他們倆個給我們解決」三人竊竊私語準備動手



但是當頭目組長與薰姐走到離我十公尺的時候停住了腳步


「不想死的就把赫ㄟ嘎挖找出來」流氓亮出了那把西瓜刀



「他人...真的不在辦公室....呀....」我不停地啜泣,已經勉強擠出幾個字了


「系查某人!伊人低家咧上班,妳篇貢伊某低ㄟ,擱屋,系不系妳低電話中對我嗆聲!」

「哭啥小,哩不是揪嗆耶!」流氓抓住我的衣領,我只用雙手護住胸口,根本無力去體抗了。




眼見流氓就要動手,那三位小弟也將手上的煙扔在地上,準備衝向組長和薰姐


一個推力把我推向牆壁,我跌了個狼瘡,就要撞上


但聽見從天上飛來一包西哩蘇嚕的塑膠袋聲,可是怎麼辦隨著一陣噁心惡臭味好似餿水


我管不着了,只閉上眼睛,抱住頭部









待我睜開眼睛後,我已倒在咻咻特的懷裡

隨即一陣噁心的味道撲鼻,只見眼前的三位流氓小弟被一大包垃圾砸中

「操你媽的B,是誰!幹!好噁呀!」袋子破了,臭水溢出灑在流氓小弟頭上




「她只是女人」。 這聲音,好低沉但是卻聽的很清楚。是咻咻特。






話說完,咻咻特伸手去抱起跌坐在地上的小夏,但是沒想到持機車大鎖到的流氓已接近他

「出什麼頭!幹!」大鎖一揮,咻,只是沒想到咻咻單手就抓住了流氓的大鎖,

硬生生搶下了大鎖,並且往遠處丟




「我們來幫阿金止血,快」薰姐和頭目組長沒有猶豫,好像暴風圈即將壟罩,薰姐壓住

阿金手臂上的止血點,頭目組長緩緩的將阿金連拖帶抱到咻咻特身後。



我用手想去擦拭以風乾在臉上的淚痕,但是突然看見手臂上和衣服有血的痕跡。

我記得沒有受傷流血呀,為什麼......,咻咻特的衣服也有,難道,小夏!小夏!




咻咻特這時也發覺自己衣服上的血跡,二話不說將小夏抱了給我。

原來小夏的手掌擦破了皮,手背有被刀劃過的傷口。



「她只是個小女孩」咻咻特再次說話,同時也拔掉了眼鏡。

他的眼神異常冷靜,像是獅子散發出來的低氣壓,令人不寒而慄



就在同時,「哩企系啦」西瓜刀男朝頭一批。

咻咻特左手抓住流氓持刀的手脕,然後近身後一轉,只聽到嘎嘎一聲

一秒,不也許只有零點一秒,流氓的手筋已經被扯斷了,我看不清楚咻咻特的動作

「啊~~好痛~~啊~~~」只聽見慘叫聲



咻咻特沒放過西瓜刀男,一個跨步繞到西瓜刀男,一手身後抓住他衣領,一手抓住褲子腰帶

西瓜刀男已經被咻咻特直直扛在背上了。我從來不知道他有這麼強大的臂力。


這一幕,我好像在格鬥天王的漫畫看過拋摔。


「吼~~哇啊~~克拉克拋摔」咻咻特大吼一聲,人被他丟了出去,重重地摔在其他四個流氓身上。

四個人也全部向後倒,相繼撞倒了流氓的三部機車。



沒一會兒,警笛聲來了。「媽的,條子快閃」五人趕緊上了機車想從這條路的反方向逃逸。

但是萬萬沒想到另一個路口因為施工早就被兩扇鐵絲門給鎖上了,這下子五人插翅難逃。

一輛警車疾駛在流氓車後,一個甩尾車子一橫,也擋住了流氓的去路。

其中一人騎著小綿羊應是從車的間隙鑽了出去,反而衝向咻咻特。



「別動!武器放下趴地上!」兩名警員喝令一聲,也對空鳴了兩槍



將騎車逃逸的就是拿機車大鎖的男子,他不聞警員警告反加速衝撞。







「三百六十度 魔鬼饗宴」只見咻咻特雙手放在大腿,成蹲馬步狀。

「幹陰養咧!九十公里撞飛你啦!」機車完全沒有煞車也沒轉彎









忽然間咻咻特一個箭步整個身體跳起凌空翻轉了360度~~「皇家肩肉」









好重的一腳砍在流氓的脖子上!流氓向後彈了10公尺遠

而車子狠狠地撞在牆上,車身破爛幾乎解體,零件散落一地



整個辦公室外的馬路凌亂不堪,而赫先生也回來了。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Darry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